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研究生教育>学术动态

【华夏文明传播学术研讨会】卢有泉教授:丝绸之路开通后华夏文明在东盟诸国的传播与变异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27日来源: 本站原创作者: 文/李琴 张艳丹浏览量:
分享到:0

        1126日中午12时,本报记者对1123日在我校召开的“一带一路”倡议与华夏文明传播研讨会上发表论文的卢有泉教授进行采访,采访主要围绕他在会上发表的《丝绸之路开通后华夏文明在东盟诸国的传播与变异》论文进行研讨。

    当我们见到卢教授时,他刚上完课,便欣然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请求。就记者提到的“中国对于东盟诸国自古以来就有经济文化上的影响,并且随着朝代的更替这种影响更为深远,这能为今天我们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输出奠定一个什么样的基础”问题,卢教授回答称这样的历史造就的人种、文化的积累,例如“越南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是中国的领土,秦末大乱时,赵佗自立为南越王,他是中原人,后来越南的史书将赵佗的南越国作为其王统之治,之后的前黎朝、李朝、陈朝、胡朝、莫朝、阮朝都是华裔建立的,与中原王朝保持着封贡关系。还有明清时期,沿郑和开辟的道路,华人下海经商、谋生等移民方式为这种积累创造了条件”,对传播中华文化、讲好中国故事奠定了一个非常良好的基础,有便利的条件与优势。接下来,就“从古代中国与东盟诸国交流的变化中得到的对今天一带一路发展的启示”而言,卢有泉教授认为这些地区有长期的文化、人种基础,相对于其它地方有更好的“一带一路”建设优势。历史上这些国家对中国形成的防备、抵触心理,能够被“一带一路”提供的经济援助等方式逐渐消除误解,“一带一路”是交流发展的重要环节。

    针对交通、技术更为发达的今天,卢教授表示区别于古代主要的商贸往来与移民的交流方式,信息时代新媒体渠道的增多、教育交流等传播手段、途径更多,使中华文化的影响更大,内容、形式也更为丰富。当记者问到“在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同时,要如何看待不同文化之间的差异呢”,卢教授回答对外传播中华文化要“顺势而为”,尊重文化之间的差异、当地的生活习惯和风俗信仰,例如“东盟各国的饮食文化中有其地域性的鲜明特色,百姓日常烹饪多取当地可食植物为原料,以当地盛产的椰子、香芋、豆蔻、丁香等香料为佐料,地域风味颇浓。其菜式基本是中西合璧,既受中国影响,也受欧洲传统饮食的影响,形成了混合中西饮食文化元素的独特的东南亚饮食文化。像咖喱这种食物是印度经英国传入东盟各国的,但在东盟各国流行的过程中,又根据各自国家的饮食习惯形成了不同的风味,新加坡咖喱以酸辣为主、马来西亚咖喱重椰汁……再比如东盟各国的华文文化,它并非是中国文化的‘支流’,而是传播过去的中国文化经过本土的熏陶和本土化的建构,成了具有了更多适应当地土壤的‘新质文学’”。这些都是在文化传播中差异的改变,在文化的差异中要尊重对方的选择,不能将我们的意识形态等文化强加给对方,在传播之前要对当地文化有一个认识与了解。

    最后,在谈及本次“一带一路”倡议与华夏文明传播学术研讨会的意义时,卢有泉教授表示,论坛的成功举办响应了国家的倡议,对我院对外传播的研究方面有一定启迪、启发,希望我院年轻教师在这方面能有所收获,促进我院的传播事业的发展。

扫一扫,关注微信